当前位置:四川旅游>>西藏旅游>>西藏旅行游记>>正文

西藏:通向灵魂之门(一)

发布时间:2005-08-18 信息类别:西藏游记-西藏旅行游记攻略

大雪封山

    现在是2002年的4月。我从西藏回来整整一年了。

  在这一年间很多人问起我的西藏之行,我都不知道如何去准确地回答。那种感觉和体验是无法形容出来的,没去过西藏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今天,我写下这些,那些日子里遭遇的人和事都将被长久的记住。

  一、愚人节

    2001年4月1日,星期六,愚人节,上午9:00。

    电话铃骤响,我睡眼惺忪地接起,电话那头是兴奋声音:快起来,西藏去不去?

  闻之如一声惊雷。

信仰

  从床上一跃而起,确定这不是玩笑,心情复杂,有接踵而来的激动、犹豫、可行性高低甚至还在那个短短的几分钟里闪过了奖金、考勤等念头。

  我有2个小时的考虑时间,朋友在电话里嘱咐我。他是个摄影师,替人做雪域的外景,原本同行的人突然不能去了,于是我多了这个机会。

  兴奋占了主流,打了电话告之好友和男友,得到的都是否定的回答。前者告诉我要省钱而且我没有假期,以我当前的开支的确支付不起这笔旅行的费用,而工作即将动荡不安,我的确不能有造次的举动。

  后者宁可希望我踏踏实实地谋划着生计不要有太多混迹天涯海角的痴心。

  心倏地凉。的确,我是面临着很多危机:竞争剧烈,社会潜流动荡。隔膜,背弃,困顿,疲惫。26岁以后生活里毕竟多了责任,不可以太任性。

  定机票。

  办边防证。

  筹钱。

  联系西藏旅游局驻上海办公室。

  买登山鞋、压缩饼干、方便面、罐头、睡袋、胶卷等N多零零碎碎。

  找资料做出游的功课。去银行兑换纸币角币。在药店搜罗各类药物。

  向老板请假,并威胁地告诉他即使失去这份工作,西藏我也是一定要去的。

  4月4日,我上路了。

    二、SNOWLAND

  4月6日,终于降落在贡嘎机场。

  拉萨的机场不大,狭长,一侧是山脉。这就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天很蓝,有窒息的干净。

  我的装备很简单,一个双肩的登山包,一个可以携上飞机的行李箱。省却等候托运行李的麻烦,我们很快找到了车去拉萨市。一路无语,只看风景。沿途的山壁上有一处壁画和佛像,我们贪心地快门按个不停,但是不久以后就觉得自己真可笑寡见。

经幡

  住在八廓街附近的香巴拉,离开大昭寺很近,1999年建成的三星级宾馆,很干净,服务也很好。香巴拉是梵语,是一切生灵和睦相处的地方。大厅有IP卡电话机,报平安,为减轻一切不必要的负担,我的手机留在了上海。在整个西藏基本上只有拉萨和日喀则可以使用中国移动的手机,但是神州行却不可以。

  和我同屋的是个美国华裔,随丈夫来上海工作已经2年。很友善,舍了丈夫和子女在家一个人来西藏玩。房间有简单的饮料吧,也有红景天和高原安。稍做停留,就按捺不住兴奋,拉了朋友就上街。

  拉萨和上海没有太多的区别,只不过楼不如上海高,车不如上海多。上海能买到的东西,拉萨也都有,满大街都可以看见网吧和洗头房。一件运动服一件牛仔衣走在阳光下还显微热。不太习惯的还是阳光,在上海我是昼服夜出的动物,暴露在阳光下像被晒焉的草。拉萨有日光城之称,晚上8点太阳才下山,与上海有1个小时左右的时差。

  八廓街乍看和丽江的四方街差不多,但是大气和粗犷。集市上,人的穿戴各异,汉人,回人,藏人,金发碧眼的,洗头房门口还站着穿肚兜的女子,看不出民族。空气里是浓浓的奶腥味,寻四周,有包裹在牛皮里的酥油卖,露天地堆放着,平整的切口,一片片的现切现买。

  也有真空包装的YAKK BUTTER卖,5到8元不等。经过一个小桥,突闻清香,低头看,有磨细的绿色粉末在油布上垒成小山,用汉语问,吧嗒吧嗒抽着旱烟的藏族老人说这是青稞。

  处处新鲜,摊摊留恋,还没走近大昭寺,已经饿了,看表,早过午时。在香巴拉对面的SNOWLAND吃饭,中、西、藏、尼、印餐很齐全,环境也很不错。环顾四周,就餐的大多是同机的老外,于是齐齐挪到一个长桌坐下。翻菜单,关于蔬菜的英语单词只知道murphy、tomato、vegetable,肉类倒还知的详尽,招来服务生问,居然听不懂汉语,一脸苦相的时候看到TEAM FOOD LIST,如遇救星,大赦般地点了尼泊尔餐,由得他们去配套吧,总比我前菜主菜胡乱一通的好。朋友点了印度餐。

  菜上来,像玩起了过家家,彼此交换着食物,印餐的咖喱,尼餐的辛辣,藏餐的清淡,印象深刻的是一种烙的内松外脆的饼,手撕着蘸淋了橄榄油的酸奶,唇齿芬芳,现在都记得。

  出得餐厅,在街边试带摊上藏人的帽子,朋友FRANK举着相机瞄准我,笑,却见他大惊小怪地看着我。冲镜子一看,脸浮肿,像挨了人打。高原反应开始了,我乖乖地回宾馆睡。

  醒来已是晚上7点,正是拉萨的傍晚。心有余悸,到底来一次不容易,不想被人送回成都,在街角的餐厅吃了藏餐回来不敢洗澡继续睡。

  夜很静,感到头开始有微微的涨,听见自己清晰的心跳。翻个身,室友也未睡,说气紧。倒了水给她,相视一笑,继续强迫自己休息。

大昭寺的朝圣者

    三、大昭寺

  8点天亮。头疼已减,伸展四肢,无一异常。我已经过了适应期,活动自如。

  去拍FRANK的门,门开,见脸发紫欠睡模样的他,高原反应,他倒下了。阿斯匹林,从国人的剂量吃到老外的剂量,仍不见好转。只得让他在宾馆里卧床。

  独自去了大昭寺。门口见到很多虔诚的朝圣者。暗红的衣服,绿色的背囊,手执木板,一步一行礼。双手合十,自上而下,分五级,匍匐于地。在电影里已经见过多次,却仍被这样的信仰所折服。我不知道他们是行了多少路,用这样量地皮的身姿走到这里。大昭寺建于公元7世纪中叶,有典型的唐代和印度建筑的风格。殿高4层,沿阶而上,见金碧辉煌的顶,在日光下,显得至高无上。寺内贡奉释迦牟尼的像,据说是文成公主入蕃时带入的,在藏人心中有无比神圣的含义。远远地可以看见布达拉宫雄伟的一隅,请人为我留了影,下楼,见到有藏族的老妇坐在台阶上转经,藏人相信来世,转一圈就等于颂一边经,满10万次死后就可以进入天堂。在她的脸上,我看到了时间的年轮,深深地刻着风霜和紫外线。

  在八廓街里迷魂阵般绕了半天,总算找到了小昭寺。香火和规模明显少于大昭寺,有刻着狮子或者仙女脸的椽。去时正赶上喇嘛在颂经,进门前,得了一条哈达。和汉人的佛寺不同,喇嘛的经念得抑扬顿挫,念个三两句,就从红色的僧袍里拿出一个小铜鼎,用食指抹一圈酥油放到嘴边舔。

  日落前,又雇了人力三轮车,拉着我在拉萨市内晃悠,去了几个商场,怎么看都和内地的城市没有太多的区别。这已经是一个现代化的汉化城市了,2天下来,我有点失望。

布达拉宫的台阶

    四、布达拉宫

  新的一天,游布达拉。

  前一天晚上散步的时候,我已经走过这里。印象中的布达拉宫应该坐落拉萨的红山上,门前有圣洁的人工湖,倒影着红白相间的宫殿。已非。为了迎接千僖盛年,布达拉前的湖已经被填平成了一个现代化的广场,时髦现代的路灯和高处的布达拉宫殿呼应,我们再看不见蓝天红白墙绿波荡漾的圣洁光辉,无语只悲。

  FRANK前一天在拉萨医院吊了半天的盐水,勉强像个人样。一起步行从后山上了宫殿。虽然遗憾再也见不到湖水中美丽的倒影,但仍然赞叹它的美丽。每一个藏人走过去,都会往酥油灯里添自身携带来的酥油,大多人还背着米袋装着白米或者青稞,路过神像,祈福,然后小心地盛出粮食奉贡。旁边有导游说,布达拉的酥油灯自它建立以来没有熄灭过。1400多年,这是一种怎样的信仰啊。

  大殿被分割成大大小小1000多间,很昏暗,几乎全靠摇曳的酥油灯照明,摄像和摄影都需要另外收费而且不菲,这使我们很不悦。空气里仍然充斥着YAKK BUTTER的浓烈的味道,见到僧舍可供参观,欣欣然去,却被告之不接待女客。FRANK去参观的时候我随便地逛。朱漆金壁,琉璃绿松,蓝天白云。郑钧唱过,来吧来吧我们一起回拉萨回到我们阔别已经很久的家。抽象的信仰如果需要一个现实的土地做其故土的话,的确没有任何地方比得上西藏。

  午后驱车去了北郊的色拉寺,修建时由原野上长满盛开的野玫瑰“色瓦”而命名。登山,满眼都是色彩斑斓的岩画,比之拉萨的喧嚣和布达拉的热闹,这里更多了一份平静。参观了他们的厨房,想着似乎在哪本资料上看过,喇嘛不吃庙里的东西,由自己或者他们的家人养活,多了份庄重。与一个小喇嘛闲谈,十四五岁,红色的僧袍,半穿半挂在身上,蓄很短的发,能说的汉语非常有限。CHAPELS里列的画和布达拉没有太明显的区别,无非前生今世未来,地狱天堂轮回。FRANK非善男,我亦非信女,却笑不出,过去的过去我们各有各不同的心事,未来的未来我将同样操劳着琐碎的都市生活。(





首页 | 旅游博客 | 旅行游记 | 风景图片 | 主题旅游 | 旅游指南 | 四川旅游 | 九寨沟旅游 | 西藏旅游 | 稻城旅游 | 中国旅游 | 世界旅游

版权所有:四川旅游网 CITS四川省中国国际旅行社 - 经营许可证号:L-SC-GJ00015(国际一类社) 网站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