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四川旅游>>旅行游记>>四川游记>>正文

川西德差,从容体味康巴风情

发布时间:2005-08-18 信息类别:四川旅行游记-四川旅游攻略游记

    川西一线,近年人气最盛的莫过于稻城,但与理塘相邻的雅江县,有一个仍保留着原始康巴藏族风情的德差乡,却鲜为人知。这里关山阻隔、公路不通,足以让热衷民俗的影友们找到原汁原味的好素材,因而又被称作川西旅游“最后的处女地”。

  德差远离文明世界,至今鲜有游人踏足,生活在这片川西高原上的康巴子民既豪放不羁又友善热情。对游人来说,那纯天然的一颦一笑,比壮丽的高原风光更有吸引力。

  小城有个帅哥局长

  雅江县坐落在长江支流雅砻江旁,一如中国西部那些其貌不扬的小城。观感的改变始于一位康巴汉子的出现———这位取了个汉族名字刘洪的雅江县旅游局局长,长得高鼻深眼、高大英俊。一见面,他就指着江对岸公路上那座凿穿天然山体而成、20来米长的隧道说:“那是英国人开凿的,雅江曾是川西茶马古道上一处很大的驿站,往来的马帮就在隧道里休整,顺便也做茶叶仓库。”这让我们惭愧自己有眼不识泰山。

  茶马古道,这个见证过中国古代乃至近代商旅史上一段漫长而辉煌的岁月、堪与丝绸之路媲美的名字,却最终失落在岁月的长河里,让多少史学家和游人痴痴着迷。而现在,你若行进在雅江境内的川藏线上,不时还能看见昔日马帮驼队在崇山峻岭间踩出的羊肠小道,若即若离地依傍在现代的318国道旁,幽幽诉说着过往风餐露宿的沧桑故事。

  想听故事吗?找刘洪聊聊吧,这位胸怀发展家乡大志的年轻的旅游局长对康巴藏区的历史、宗教、文化了如指掌。而他自己身上也有很多的故事,比如他的母亲,一位地道的藏族妇女,是解放后藏区第一位女大学生;比如他在西北民族学院毕业后,如何回到生他养他的雅江欲大展拳脚……

  夜宿西俄洛藏家

  从雅江县城到西俄洛,汽车一路把人颠得屁股不着地,幸而沿路的山林煞是好看,湛蓝的天空下,远处山头上是白花花的积雪,不时有融雪汇聚的潺潺溪流,哗哗地撞击着山涧黑漆漆的石头。山腰的丛林更是红的黄的绿的五颜六色,像极了一块漫山遍野铺开的“碎花布”。

  车进西俄洛村,首先迎接我们的是身材高大壮实的村长臧青,还有他家那头汪汪大叫的藏獒———这黑黝黝的大家伙虽被铁链拴住,仍嗷嗷喘着粗气不停地向陌生人扑腾。

  臧青的家是一座普通的藏式两层建筑。刚在客厅落坐,热情的主人家便把香喷喷的羊肉和热腾腾的酥油茶端了上来,桌上还堆满了瓶装啤酒。正碰上电路维修,停电了,主人点燃了几支蜡烛,立在啤酒瓶上。

  羊肉是大块大块的,还骨肉相连,怎么吃?用刀切呗。“好肉!好刀!”男人们一边舞弄着短刀一边连声赞叹。没什么筷子碗碟,用手抓着就龇牙咧嘴吃吧,很有大碗酒大块肉的野性的快感。谦恭的藏族女人不停地躬着身为客人添酥油茶,一声“谢谢”也不知她们听明白了没有,只是那腰却弯得越发地低。

  没有电,一切都在昏暗的烛光中进行,别说洗澡,就是如厕也原始得让人心跳加速———小便处是无遮无拦的杂物间角落里一个1平方米、高1米多的高台,站在上面演讲的心理障碍肯定比小便少得多;大便就要下楼到房子外面的空地上自行解决。不晓得外面的天有多黑,但外头有只藏獒却是铁的事实。忍着吧,干脆早点睡。

  角岗顶奇遇高山冰雹

  走川西一路,满眼尽是层层叠叠的崇山峻岭,少见视野开阔的平缓之处。可从西俄洛乡骑上个把小时的马上到海拔4000多米的角岗顶,一片宽阔平缓的高山草场却让人眼前一亮。

  深秋蔚蓝的天空下,蓝的黄的红的高山野花在草丛中随风摇曳,如一弯新月的高山湖旁,浑身黑漆的牦牛和体格健壮的马儿悠闲地低头啃草,星星般点缀在草场中,煞是好看。草场被远处连绵不断的群山包裹着,整个山势恰似一朵莲花,中间的草场就是藏在花瓣中的莲蓬。

  刘洪说,这儿最美的季节当数七八月份,漫山遍野都是盛开的五彩野花,那漂亮实在无法形容。

  忽而,远处山头出现一片黑黑的云雾,并朝我们所在的方向慢慢袭来。起风了,带马的藏族小伙扎西用生硬的普通话催促我说:“上马!”一伙人翻身上马顺风而逃。风越刮越大了,而且凉飕飕的,黑云很快漫过头顶的天空,扎西牵着马越跑越快。“行不行?”他担心马跑太快我受不了。“行!”我深知形势不妙,估计是要下雨了,这山顶没遮没拦的,能躲雨的树林至少还在两公里开外呢,不快跑怎么行。“隆隆隆……”一阵古怪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来不及回头察看,几颗硬邦邦的东西已砸在我身上,草地上也蹦蹦跳跳地弹起一些樟脑丸状的东西。来不及看清那是什么,枣红马已经受惊了,扎西停下步子死死拉住缰绳,急促地说:“下来!”我滚鞍下马,马上沿扎西所指几米外仅有的一棵松树迅速跑去。等扎西刚把枣红马拉到树下,大片的冰雹便铺天盖地地砸了下来。

  速度太猛了,每一颗冰雹落地后都反弹起半米多高,草地上一片白花花的,能见度只有几米。扎西让我背着风向紧挨着那棵孤树,少受一些冰雹的打击,自己则死死护着枣红马的头,减轻马儿的的不安。惊魂未定的我掏出相机想拍下这难得一见的情景,不料一颗冰雹却重重地砸在了我的无名指上!哇,那种又酸又痛又麻的感觉,让我掐着手指半天说不出话来。

  俄顷,冰雹降量减少,天色也转亮了,我开始四周张望寻找同伴,发现众人远远地躲在周边的树丛下。

  扎西说,他们常上角岗顶放牧,但像这次遭遇冰雹的情况,还是挺少见的。

  见识康巴第一美男

  下得山来,经过附近一条村落,一位典型体格、典型装束的康巴大汉的出现,又令众人眼前一亮。“哇,好酷啊!”

  只见他起码一米八几的大块头,皮肤黝黑,络腮胡子又浓又黑。头戴一付用黑丝线盘成、中间嵌一颗硕大红色宝石的假发套,还在额前垂下一绺,这可是康巴汉子日常的习惯装束。大汉戴一副宽大的深茶色太阳镜,上身斜挎一件常见的藏袍,下穿一条宽大的灯笼裤,裤脚束在一双棕红色的皮靴里。胸前挂了几圈常见的珠宝项饰,手指上也戴了两枚硕大的宝石银戒指,腰间斜佩一把镶有精美银饰的藏式长刀。在高原明亮的阳光下,那张宽大的脸庞轮廓分明,浑身上下透出康巴汉子独有的粗犷、力量和威严。刘洪在旁边打趣边介绍说,他是臧青的弟弟,可是雅江康巴汉子比赛拿了第一名的美男子,最得女孩子喜欢了!

  德差式的热情拥抱

  最苦的一趟旅程是往德差。德差目前仍未通电,全乡实际上包括下德差、中德差、上德差三条村,中、下德差两地相隔还只是半小时的车程,可上德差与前两者相隔的却是几十座山头,而且未通公路,想去就只能骑马。这段曲折的山路没人算过有多少公里,只能告诉你骑马熟练的话至少也要5个小时,不熟练的话,起码得走八九个小时!

  我们一行就是这么从早上八九点一直走到下午五点钟才到达下德差。这一路,高原景致真正是目不暇给,偶遇零星的牧居人家,凶悍的藏獒便叫得震天响,引得主人和孩子惊异地盯着我们这群人。

  马队到达下德差时,远远便见山路旁站满了身穿节日盛装的康巴汉子———头戴厚厚的裘皮帽,有的足有一尺高;身着色彩斑斓的藏装,有的还镶着毛边。看见远来的客人,每个人的眼里都闪烁着欢欣,脸上满是笑容。男人们一边向客人招手鼓掌,一边纷纷迎了上来帮着客人下马。队伍里几位漂亮的小姐更成了稀罕货,几乎都是被汉子们簇拥着抱下马来。汉子们太热情了,以至于后来刘洪专门为此跟小姐们解释说,抱客人下马是为了表达对客人的尊敬,可能有些粗鲁,请别介意。

  跟在男人身后的是女人、孩子和老人们,一色地穿上了节日的盛装,特别是女人们,藏装特别的鲜艳华贵,不少都镶了厚厚的毛边,头上、胸前、背后的银饰又多又大又重,这么漂亮的衣饰我在西藏、四川、甘肃一带的藏区都不曾见过。我拉着穿得最漂亮那位妇人的手,一边走一边浑身上下地打量她;她也紧紧地揣住我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忍不住夸赞她说:“你很漂亮!”妇人嘴里嘟哝着一些音节,一边拉过身边一位小女孩,指着自己说了句“姆姆”。噢,“妈妈”,好一个全世界都能明白的发音。我轻轻摸了一把小女孩的脸蛋说:“你也漂亮!”

  村长把客人引进暖融融烧了火盆的帐篷,他说,村民们今天正聚在一起跳锅庄呢。

  帐篷里,一位当地的善歌者被村民们推了出来,为客人清唱一曲。歌者清越的歌喉以及全情投入的情绪,深深感染了远来的客人———虽然听不懂歌词的意思,但却能肯定这是世界上最曼妙、最动人的音韵。帐篷外,年轻的男女村民分成男女两组,手挽手围成一个大圆圈,轻吟慢唱地踩着节拍跳了起来,直至夜幕降临。(




相关资讯

首页 | 旅游博客 | 旅行游记 | 风景图片 | 主题旅游 | 旅游指南 | 四川旅游 | 九寨沟旅游 | 西藏旅游 | 稻城旅游 | 中国旅游 | 世界旅游

版权所有:四川旅游网 网站索引